不会挣钱

2021-01-02 18:47

周旭东、王福、刘海亮、王锐虽然获救,但他们四肢均冻伤,手指、脚趾的末梢神经功能至今没有恢复。而赵晓健、原锁军的身影却永远定格在达赉湖里。

近半个世纪以来,全国唯一保护生态和野生生物的专业公安机关——达赉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公安分局,自1973年成立以来,三代民警用鲜血和生命与偷捕者周旋,救护野生动物于危难,护卫着这片湖水的美丽。

“偷捕大部队来了。”王福说罢,赶忙召集8名巡警驾车追赶。眼见100多名偷捕分子正肆无忌惮地捕捞作业,有的几人一伙用大网捞,有的一个人用小网兜。

达赉湖公安分局副局长薛爱忠说:“作为全国唯一的保护生态和野生生物的专业公安机关,达赉湖公安分局全年处理的案件中有40%为野生动物案件。近十年来,分局共查处野生生物相关执法案件3310起,处理涉案人员3900余人。”

在湖面执法的其他小组,此刻距离他们最近的也有六七公里。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冰水中的原锁军已气息奄奄,寒冷的冰水正在消耗着他的体能。已经冻僵的周旭东四人依然没有放弃,还在努力救援。

危机重重,救援队冒险前进。步行两公里后,终于发现了被困的15名偷捕人员,他们立刻将冲锋舟放下水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张营救,分批将遇险的15名偷捕人员营救上岸。

附近的3名牧民听到后迅速赶来,手拉手组成人链将周旭东拽出冰湖,之后将他带回蒙古包,把他的大衣脱掉烤干,并不断摩擦他的四肢,帮他恢复知觉,还熬了热气腾腾的奶茶给他驱寒,最终救了他一命。

湖深7米,气温零下28℃,7人命悬一线。民警周旭东首先自救成功,他迅速扯下大衣和皮夹克作为救援工具,开始救人。

时任达赉湖水上公安局副局长赵晓健率领王福等5名民警上冰清理违法人员。他们乘坐一辆加了跨杠的小三轮,押解1名偷捕人员在冰面行驶,途经一片薄冰区时,冰面轰然塌陷,7人连同小三轮全部坠入冰湖中。

耿耀廷说:“近十年来,达赉湖公安分局先后收缴和拯救黄羊、天鹅、苍鹭、红隼、狼等野生动物一万余只。经过三代公安民警的不懈努力,达赉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资源得以完好保护,生态环境逐步向好。”

那是1997年11月21日,上百名偷捕人员在达赉湖东岸冰面上疯狂捕捞。

经过审讯,杭某兄弟交代,他们趁公狼外出觅食之际,将母狼及5只嗷嗷待哺的小狼崽连窝端回家中,母狼被他们藏了起来。第二天,办案民警成功救出母狼,驱车100多公里,将它们送回原来居住的洞穴。回到母亲身边的小狼崽,活蹦乱跳。

第二年,邵成文遇车祸身亡,周旭东闻讯泣不成声,当时他在出差赶不回来,便嘱托家人帮助料理了邵成文的丧事。

“收下这20万元,自己人民警察的形象将一文不值,湖区资源就要付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代价。”面对巨款诱惑,高国权严词拒绝,并亲自带队实施水上抓捕,拔掉了这个横行数年的偷捕“钉子户”。

46岁的高国权现任达赉湖公安分局副局长,他和同事们一年有300天以上工作在湖区,湖区周边处处留下了他的足迹,也烙下他“铁面包公”的印记。

“我们从小就是喝达赉湖的水长大,工作苦一点、累一点都不怕,只希望达赉湖永在。”在民警兰钦山的眼中,警帽、警徽不仅是一份光荣,更包含着艰辛与苦涩。

在陆地,这些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可谓是长跑健将,可到了冰上,他们一步一趔趄,完全丧失了长跑能力。长时间的挣扎,加之饥寒交迫,这些黄羊再也跑不动了。夜深风急,气温降到零下35℃,伏卧在冰雪中的黄羊发出绝望的呼号。

救起几位战友的王福筋疲力尽,他准备鸣枪报警,可枪冻死了,子弹上不了膛,刚刚获救的王锐急中生智,用牙将子弹咬上膛,鸣枪报了警。

“小岛所在的湖区附近偷捕比较严重,没人来接替我,我不能擅自离开岗位。”兰钦山说。

某年夏天,兰钦山和两位同事一起到湖中的一个小岛巡逻,出发时,还特地带了一只小土狗做伴。后来同事有其他任务,先后离开小岛返回局里。

近40天时间,岛上只有兰钦山一个人。带的饮用水喝光了,他就把湖水烧开了喝,偶尔泡点砖茶稀释水腥味。一日三餐只吃方便面,最后,方便面被雨淋得发霉,面饼和包装袋粘在一起,撕都撕不开。

民警上前制止并没收非法捕捞网具,偷捕分子见状立即将他们团团围住,开始抢夺网具,并进行围打。混乱中,王福被人从背后打倒在地,眼前一黑昏了过去。

达赉湖公安分局局长耿耀廷说,为遏制非法捕捞行为,民警们一年四季都得不到休息,冬季尤其难熬,时常在零下30℃的严寒中爬冰卧雪,饿了吃冰馒头咸菜充饥,渴了就近喝点湖水,艰苦的工作环境导致90%以上的民警患上各种疾病。

坚守在护渔执法一线,对王福来说既是职责所在,也是在履行对牺牲同事的承诺,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。

在达赉湖公安分局,有许多像高国权这样的民警,他们多是在达赉湖畔长大的渔业工人的后代,对养育自己的“母亲湖”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。

住院治疗20天后,王福坚持出院,回到了克鲁伦河口,扎起帐篷继续守护国家渔业资源。

达赉湖即呼伦湖,蒙语意为“像海一样的湖”,水域最大面积达2339平方公里,是我国第四大淡水湖和北方生态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,2002年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及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员。

随后赶来增援的民警将王福送往医院,经检查发现,他被打成脑震荡和腰部损伤。

当同事们来接替的时候,兰钦山人瘦毛长、面容憔悴,身上生虱子,一股烂泥味。食物给养“弹尽粮绝”,就连忠实的伙伴小土狗都不见了,跑出去觅食,找了半天,最后在一户牧民家被找到。

没能见到邵成文最后一面,周旭东一直感到很遗憾,此后每年清明节,他都会去邵成文的墓前坐坐。“要是没有牧民兄弟,我不是淹死就是冻死了。”周旭东说。

2000年4月,王福和同事们在克鲁伦河驻守巡逻时,突然发现远处尘土飞扬,伴随着轰鸣的引擎声,一串由吉普车、拖拉机、摩托车组成的车队飞驰而过,向克鲁伦河口驶去。

“总有人说我们傻,就知道埋头干活,不会挣钱。我们的工作不是为了挣钱,达赉湖的生态安全是再多的钱都换不来的。”高国权说。

2015年5月,达赉湖公安分局接到群众举报,有不法分子在售卖小狼崽。8日深夜,民警根据线索潜入交易地点,发现盗猎分子杭某兄弟正准备将5只幼狼以每只2000元的价格卖掉,民警将杭某兄弟当场抓获,解救出5只小狼崽。

被带回警局的小狼崽十分怕人,不吃也不喝。有经验的老民警看了以后说,这些小狼崽太年幼,离不开母狼的照顾,它们被抓获时母狼一定也在身边。

还困在湖中的刘海亮、王锐、原锁军呈三角分布,周旭东再次把大衣扔过去,刘海亮抓住大衣之后被拖拽着前移。王锐手被冻麻了,死死地用牙咬住大衣,把胳膊揣进大衣口袋里,随着刘海亮的移动,他也一块被拽出水面。

打这之后,周旭东和这3名牧民兄弟成了好朋友。老牧民邵成文无儿无女,周旭东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,每次巡逻路过他的放牧点,都会去看他,给他送去新鲜的水果蔬菜。

在呼伦贝尔草原,有一个古老的传说:很久以前,草原遭遇了风妖和沙魔的侵袭,天国派来一对名为呼伦和贝尔的天鹅,它们与恶魔殊死搏斗,最终战胜了风妖和沙魔。后来,天鹅变成了呼伦湖和贝尔湖,永远庇佑这里的草原与牧民。

原锁军还在与冰水抗争,但麻木的肢体已拽不住东西,大衣从他的手中脱落,他的手慢慢垂下,脑袋一仰,身体渐渐下沉……

春风拂面,芳草茵茵,达赉湖倒映着蓝天白云,清波荡漾。(记者丁铭、李云平、魏婧宇)

刘海亮回忆说:“看到水从他的面部一点点地没过他的头部,我永远也忘不了……他的眼睛始终没闭,始终在睁着,进到水里他还睁着……”

他走在救援队的前面探路,虽有强光手电照射,但可视范围不到10米,只能摸索着往前蹚。走着走着,姜峰感到一股水打湿了裤腿,低头一看,发现走到了一块冰面边缘,向前几厘米就是薄冰覆盖的湖水,再往前走几步就会掉进刺骨的湖水里。

达赉湖上有许多小岛,因常年无人居住,成为偷捕分子的秘密基地。每年夏天,民警们都要上岛巡逻。

今年清明节,达赉湖畔冰雪未消,枯草萧瑟,民警周旭东来到湖边的一座墓前,默默地摆上手把肉,将酒缓缓洒在坟前,嘴里念叨着:“老哥哥,今年兄弟又来看看你,带了你最喜欢吃的肉、最爱喝的酒,咱们兄弟俩再好好聊一聊。”

2002年,随着达赉湖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及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员,达赉湖公安分局的主要职责除水上护渔外,还增加了查处保护区内走私珍稀保护动物、破坏自然资源等违法犯罪案件的任务。

黄羊的叫声传到了小河口派出所,也惊动了周边群众。第二天清晨,雪停了,周边群众陆续集聚岸边,准备上冰捕杀黄羊。派出所民警得知情况后,冒着严寒开展营救。经过4个多小时的救援,65只黄羊被安全救出冰面,在保护区核心区放养。

偷捕大户白某是常年盘踞在达赉湖边的渔霸,在一次被没收渔具后,他托关系给高国权送来20万元现金,希望高国权能对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2003年12月5日,一场大雪使北疆变得白茫茫一片。为了觅食,蒙古国境内上千只黄羊涌入我国境内。风雪交加中,65只黄羊与群羊跑散,闯入达赉湖小河口一带冰面上。

达赉湖公安分局的民警常年在湖边巡逻,不但护渔救险,还和湖边的牧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牧民在遇到困难时,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民警。而牧民群众看到民警们需要帮助时,也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。

Recent Wor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