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中国小将而言

2021-06-16 03:49

站在这一角度,已经身为中国花滑队教练的赵宏博深有同感。“在我当运动员时,就一直盼望着能在本土参加世锦赛、奥运会,因为这代表着中国的冰雪运动在主观上已有了成就。”为中国摘取首枚冬奥会花滑金牌的赵教练感慨道:“如今第一个愿望已经实现,而且,从客观上看,我们的本土冬奥会也已有了水到渠成的铺垫。我们无比期待。”

国际滑联(isu)排名第20位、isu青少年大奖赛季军、2013年世锦赛第七、2014四大洲赛季军……荣誉不少,但重量级的不多,相比同年龄段时金妍儿与浅田真央拥有的成就,李子君的起步平台矮了一截。

但这并不妨碍她小小年纪的远大梦想。敢于喊出“中国金妍儿”的目标,李子君的壮志可见一斑。为达成宏愿,她特意为新赛季准备了两套新节目。短节目是《花之圆舞曲》,自由滑音乐则是出自《蒂凡尼的早餐》的著名乐段《月亮河》。“两段都是适合我的曲风。”李子君畅想,伴随心仪已久的圆舞曲翩跹起舞,冰上公主梦就此启航。

“在2011年上海举办花滑大奖赛中国杯的时候,我们做了许多民意调查。运动员、冰迷都非常喜欢这里,是民意把我们带到上海。”冬季运动管理中心花滑部部长杨东坦言,上海虽地处长江以南,是个不常结冰、很少下雪的地方,但在“北冰南展”的大环境中,上海的冰雪运动氛围正与日俱增。

而对于同样年轻的李子君与闫涵来说,明年的上海世锦赛应该只是场热身,真正的舞台在于2022年,一场有可能在本土举行的冬奥会上。

而明年落户申城的花样滑冰世界锦标赛就是良机。2015年3月23日至29日,上海东方体育中心“海上王冠”将迎来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名运动员。如果有幸,在这代表世界最高水准的花滑舞台上,本土观众将见证“中国金妍儿”的惊艳出世。

“而对国际奥委会、对于那些手持投票权的委员们而言,能够打动他们投票给北京的,不仅是成熟的硬件设施,还应当有整个国家、全体民众对冰雪运动的理解与热情。”在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孙为民看来,上海花滑世锦赛将是一个契机,也是一个侧面,向世界展示的是中国冬季运动的推广与普及,其实质便是对“京张”申奥的莫大支持。

有梦想的当然不止李子君一人。闫涵,比李子君年长九个月,与同龄人一样,中国男子单人滑的代表也正为突围亚洲而费尽思量。“明年世锦赛落户上海,这让我感到格外刺激。”闫涵说,刺激是来自日本名将羽生结弦。若能在中国的赛场上挑战索契冬奥会冠军,想起来就已是血脉贲张,“我不怕练不出来,只要踏踏实实练,梦想是能成真的。”闫涵说。

“希望能成为中国的金妍儿。”17岁的李子君外形清瘦,相貌清秀。在金妍儿退役、浅田真央前路未明时,这位被欧美记者称赞颇具古典神韵的姑娘,正努力成为亚洲花样滑冰的女单新旗帜。但无论是韩国的国民偶像,抑或日本的花滑女神,对于中国小将而言,这些都还是难以企及的高度。在追赶金妍儿与浅田真央之前,李子君还需一场大赛来为自己扬名。

既然北京与张家口正在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,既然花滑世锦赛是一次最好的申奥预热,那为何中国首次承办的最高级别花滑赛事会落户申城,而非北京?

Recent Works